首页科普读物书籍详情

《世界鸟类图谱 非洲鸟类》([法]弗朗索瓦·勒·瓦扬)

科普读物

价格:37.40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现代鸟类学著述的真正创作人
  首创旅行写作文体,首次在作品中使用彩色插图,对奥杜邦产生极大影响
  精美的鸟类图谱,甄选135幅手绘彩图
  生动的20万字观察笔记,国内首次中文迻译
  真正将你带入荒野户外,自然科学从这里起始
  勒·瓦扬喜欢过一位非洲土著Narina,并用她的名字为Narina trogon(绿顶咬鹃)命名
  他是首次使用音符来描绘鸟儿歌声的人
  他还是法国大诗人波德莱尔的叔公


内容简介

  本书的最大特点是,除收录了勒·瓦扬《非洲鸟类》当中的鸟类图谱之外,还首次引进翻译了原书当中的20余万字的观察笔记。阅读时,除了欣赏到精妙绝伦的鸟类彩图之外,还能欣赏到古尔德观察入微的细致描写,鸟类的生活习性、迁徙路线、繁殖特点、被羽的具体特征等,再辅以鸟类的中文名、英文名、学名以及生态类群、科、属、种名称等详尽资料,让鸟类图谱升级变成一本深入了解鸟类知识,学习自然观察的伟大工具书,既适合带到户外亲身体验,也能够把你带到令人神往的荒野户外。
  本书还是一本杰出的旅行记,勒?瓦扬奔波在非洲土地上,与霍屯督人、纳玛夸兰人等土著亲密无间,其民族性格跃然纸上,再加上用各种音乐来形容鸟儿的叫声,其美感如同随身携带的巴黎乐团。

作者简介

  弗朗索瓦·勒·瓦扬(Fran?ois Levaillant,1753—1824),生于荷属圭亚那(今苏里南),父亲是法国领事。他在森林中度过了童年,对当地的动物群产生兴趣。1763年,返回欧洲,开始学习自然历史。1777年,在巴黎亲眼看到了自然历史的收藏,对鸟类学的兴趣也空前增加。1781年,通过荷属东印度公司来到南非好望角,开始了富有冒险精神的非洲之旅。在旅行当中,他的船只曾经被英国人击沉,随身只剩下一点钱和几把枪。1793年,他在巴黎又被捕入狱,直到法国大革命结束才被释放。之后,勒?瓦扬回到了在塞扎纳朗乌埃(马恩)的一处庄园,在那里生活;1824年,死于贫困。
  作为一名旅行家,勒·瓦扬不带偏见地描绘非洲人民,认为他们是“高尚的野蛮人”,而作为作家和鸟类学家,勒?瓦扬则出版了《非洲内陆旅行》《非洲内陆的第二次旅行》《非洲鸟类》《天堂鸟自然史》《伞鸟和短尾鴗科鸟类自然史》等多部作品。在鸟类学著作当中,他首创旅行写作文体,对鸟类行为的描写也是开创性的;他为多种鸟类命名,这些名字至今仍被作为鸟类常用名使用;这些创举对奥杜邦等后来的鸟类学作家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内页插图

精彩书评

Ø西方出版界在博物艺术方面比中国先走了几百年:奥杜邦父子的画作早已是西方艺术收藏界的珍品,我们应急起追赶。我希望这套新书的出版能唤起许多读者,尤其青年读者们的兴趣。

——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杨振宁

Ø鸟兽虫鱼是人类的朋友,亦是科学艺术灵感的源泉。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莫言

Ø许多西方博物学家在我们看来有着天真的“傻劲儿”,一生专注于自己所喜欢的花草鸟兽,不惜为此耗尽精力和钱财。我们并不想鼓动所有人都这般生活,但想提醒部分年轻人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和生活方式;西方博物学无疑展现了多样性,可以丰富我们的认知、审美和生活。  

——北京大学教授 刘华杰

Ø我为了这门科学牺牲了所有的金钱和我的青春……我也开放了一个自然历史陈列室,在里面放入大量的鸟,是我在非洲4 000 个地方搜集的鸟……收藏花了我30 年的工作时间,其中5 年在非洲炽热的沙漠中。

——《非洲鸟类》作者弗朗索瓦?勒?瓦扬



目录

非洲鸟类目录
前言 / 1
卷一猛禽
猛雕 / 3
高冠鹰雕 / 7
非洲冕雕 / 10
非洲海雕 / 13
白腹海雕 / 17
短尾雕 / 21
肉垂秃鹫 / 25
南非兀鹫 / 29
白兀鹫 / 32
蛇雕 / 35
啸鸢 / 45
非洲泽鹞 / 48
非洲鹰 / 51
蛇鹫 / 53
淡色歌鹰 / 56
凤头鹃隼 / 59
非洲小雀鹰
雕鸮 / 67
花头鸺鹠 / 69
卷二鸣禽(Ⅰ)
卷三鸣禽(Ⅱ)
卷四鸣禽(Ⅲ)
卷五攀禽和鸣禽
卷六补录
非洲灰啄木鸟 / 260
绿点森鸠 / 291
南非啄木鸟 / 262
白胸森鸠 / 293
须啄木鸟 / 265
尼柯巴鸠 / 295
地啄木鸟 / 267
蓝凤冠鸠 / 299
斑鼠鸟 / 270
珠斑鸺鹠 / 301
白背鼠鸟 / 273
灰头丛鵙 / 303
红脸鼠鸟 / 275
南非食蜜鸟 / 305
非洲黄鹂 / 278
辉绿花蜜鸟 / 308
东非黑头黄鹂 / 280
橙胸花蜜鸟 / 311
非洲橄榄鸽 / 283
辉花蜜鸟 / 313
斑鸽 / 285
赤胸花蜜鸟 / 314
非洲鸽 / 287
环颈直嘴太阳鸟 / 317
棕斑鸠 / 289
大双领花蜜鸟 / 319

精彩书摘

  沙薮鸲
  英文名 Kalahari Scrub-robin拉丁文名 Erythropygia paena
  鸣禽/雀形目/鹟科/非洲薮鸲属
  这种鸟儿完全称得上我给它取的名字(法语为 coriphée,意为“合唱团主唱”)。它美丽的嗓音和歌声的旋律都使它值得拥有这样的荣耀,像在我们欧洲闻名遐迩的夜莺一样。在我走过的非洲南部,这种鸟儿几乎是一种完美的存在。它的歌声令人愉悦,外形优美苗条,举止优雅动人。它歌唱的方式不像欧洲的歌者那样频频轻快的中断,也并没有富于变化;相反,它的嗓音更加鲜明,更加柔美,更加感人。我们欧洲沙薮鸲的表达方式更活泼热闹,而非洲沙薮鸲的方式更加温情妖娆。欧洲沙薮鸲的歌声可以使耳朵很愉悦,但非洲沙薮鸲的歌声能够和灵魂对话。夜莺是歌唱能手,它明媚的嗓音和歌唱的难度以及艺术性可以博得阵阵掌声;然而沙薮鸲简单的音律和温柔和谐的声音,似乎更触及内心,使人感动。总之,一种鸟儿表达了满足的欢愉,而另一种鸟儿表达的是温柔的感受。在蒙特贝利尔对夜莺的描述中,他告诉我们,它的歌声(也许有点夸张):“在它热情的声调里我们感受到的是一个幸福的丈夫呼唤他亲爱的另一半,她能够给他灵感。”而我说这只非洲歌者“热情的情歌能够让我们忆起幸福的瞬间”。
  沙薮鸲像我们的夜莺一样,只有雄鸟有着天赋的美好嗓音。在求偶期间,它们用美丽的声音歌唱。沙薮鸲总是在太阳升起和落山之前的一两个小时开始歌唱。在晴朗无风的夜里,它们也会唱上大半个夜晚。而在天空下起温柔细雨或布满阴云,而不是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的时候,整个白日里我们都能听到它们的歌声。
  大自然赋予了沙薮鸲美妙的嗓音,因此不再给它装饰闪耀的颜色;没有一种鸟儿比它的羽毛更简单朴实了。在所有季节里它的羽毛都是一样的。然而,同样地,也没有哪一种鸟儿比它的外形更优雅,比它的举止更伶俐。它大大的棕色眼睛陪衬以白色眉毛,一块遮住鼻翼的黑色斑点投下的阴影,使它的容貌令人神清气爽。两侧尾羽的端部呈圆形,端部边缘为白色,尾羽长度略有变化,喉部有一条抬升的斑纹,它是和整个身体上部分一样单调的棕色,两只翅膀和两条中央尾羽完全没有白色。侧面的羽毛基部是灰褐色的,内侧向尖端方向渐变为浅黑色。颈部前方是漂亮的珍珠灰;内侧其余的羽毛,即胸部、肋部、腿部和尾羽下方,是浅棕红色。然而尾羽下方混杂了一点白色。鸟喙、爪子和趾甲是浅黑色的。
  雌鸟比雄鸟的体型要小;身体上部羽毛颜色较浅,胸部和肋部并不是浅棕红色的,而是和雄鸟颈前部一样的灰蓝色。除此之外,它们看起来完全一样。
  10月,沙薮鸲进入求偶期。这也是雄鸟歌唱技艺最好的时候。 11月,这种鸟儿在栖息地最茂密的灌木丛荫蔽之下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地点。它们在那里的地面上筑巢,外巢由青草枝叶和缠绕的苔藓组成,内部用毛发装饰。巢建好之后,雌鸟每天产 1枚卵,直到最多 5枚,最少 3枚。在我所发现的 19个这样的鸟巢里,我从未看到更多或者更少的数目。通常鸟巢中只有 4枚卵,卵的颜色是很浅的蓝绿色,大的那头有浅灰褐色。除此之外,我在这 19个巢里还找到了另外 5枚杜鹃的卵。这是一种叫凤头鹃的杜鹃。这些鸟卵是全白色的,比沙薮鸲雌鸟的卵要大上一倍,而沙薮鸲还是会像照顾自己的卵一样呵护。因此这种本能,这种好意,或者说,这种自然法则使一位母亲孵化了它敌人的卵,喂养了敌人的幼鸟。我们不相信它会把这枚卵当成自己的。因为杜鹃的幼鸟一出生就几乎和沙薮鸲成鸟一样大, 8天之后就已经强壮到可以吞下它的养父母了。
  在沙薮鸲雌鸟孵卵的过程中,雄鸟始终栖息在邻近的一棵树上或灌木丛顶上,连续几个小时不休不眠地歌唱。我不能说这是为了迷惑它的敌人,因为我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一点。然而,一旦雏鸟们需要照顾,雄鸟就不再歌唱,至少很少歌唱了。在最后的时刻,它的歌声也不再如此动听了。
  我们的沙薮鸲的飞行方式、举止和所有的动作都和夜莺一样。它还有更多自己独特的动作,比如抬起尾羽并优雅的展开,接着收回到背部,随后再次妖娆地垂下。沙薮鸲吃昆虫、毛毛虫和蚂蚁的卵,也吃所有种类的浆果。
  我在斯瓦特科普斯河附近的金合欢花丛中找到了沙薮鸲,从那儿一直到肯迪布都可以见到这种鸟儿;在干燥、荒蛮的地区,它们的歌声让我度过了一段愉悦的时光。在一天的热气蒸烤后,我疲惫地在幽深的苍穹下躺下,在它们歌声的陪伴下,度过了清新的夜晚,充分体会着休息的美好!这些鸟儿给我带来了太多欢乐。尽管我们在夜间点燃的篝火吸引了大量沙薮鸲的到来,但我只在营地附近射杀了一只样本。我拿走了一整巢的幼鸟,希望养大它们后带回开普敦,使这一物种永远繁衍下去。但是它们没能存活。显然我给它们的食物过于匮乏,我委托的霍屯督人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为它们捕食。
  ……

前言/序言

  我本不想在此为旅行中的鸟类写一篇前言,因为我已经在别的地方发表了一份类似内容的介绍;我总是怕给我做的一切加以过多的重要性,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多么虚荣地想获得作家的名号——有同样多的人迷恋于此,可以牺牲他们的睡眠,甚至他们的白天。然而我对公众还有一些自信——要去单独给每一个人讲述的话,花费的时间太长——自从我被放到作家这个位置上,大量的痛苦纠缠着我,因此我需要一次性地以同样的方式向所有人讲述。
  我在这个还很年轻的科学领域做了很多工作,而我收到的只有批评和辱骂,比我之前想象得还要多。我不是第一个抱怨人们的嫉妒和恶意的;但毫无疑问,我不会是最后一个必须在最卑鄙的欺诈、最明显的偷窃面前闭口不言的人,因此现在我不能不带着耻辱抱怨。
  位高权重的人鼓励我、诱惑我,老实说,我曾经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我抱怨,这很正常,因为我为了这门科学牺牲了所有的金钱和我的青春,它以前只是一门理论性科学。的确,我站在大作家们的对立面,站在陈列室里的研究的对立面,而没有人想徒劳无功。我也开放了一个自然历史陈列室,在里面放入大量的鸟,是我在非洲4000个地方搜集的鸟。在如此大的城市里,所有的陌生人都可以评判我的工作,将我的观察与前人的作对比。这里面陈列了多种新品种或以前被描述得很糟糕的鸟,推翻了曾经的无知和谎言——我一向与无知和谎言战斗。10年来,它们从未停止过对我的攻击。我收到的唯一的尊敬——我的疲劳、我的努力、我的花费——就是一直在与它们作战。每次它们只要有机会,就会直接或间接地对我使坏,在我的道路上设下重重障碍。
  法国大革命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政府决定奖励我6万本书和一份作为津贴的年金。这时,自由在法国诞生了。面对这份自由,我将我的个人兴趣放在一旁,将我的问题搁置到以后。
  制宪会议的时候,显然的,政府考虑到了我这件事。但由于我不支持他们的请求,尤其是没有位高权重的人保护我(因为他们需要那些真的想要成功的人),我很快被遗忘了。之后迟来的立法会议差不多解决了这个问题,但这个会议也在公平性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之,制宪议会更加有权利并直接进行操作,他们似乎想要修复一切:教育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见过我的陈列室;为了参观还指派了专员;甚至临时艺术委员会也因此而得名。
  理查德和拉马克对此做了一份报告;总之,他们寻找所有办法买下我的收藏。
  但也许有更有趣的事情可忙,他们忘记了我的收藏。在写了一封信给教育委员会提醒他们之后,他们和我谈论了我的陈列室的估价:一只一只地为我收藏中的鸟估价!收藏花了我30年的工作时间,其中5年在非洲炽热的沙漠中,为了这个收藏我甚至不要求1/20的价值……尽管时过境迁,但是在1795年,我仍然只要求得到1789年他们打算给我的数目。最后,即使这不是一笔大数目,它也仅仅留在了政府里面,没有得到兑现。我仍用一己之力照料着我的陈列室,而它很可能将被运往国外,或一点一点地被卖掉,因为我没有足够的钱维持。
  在发表《非洲鸟类》时,我认为我的工作对鸟类学很有帮助,我列举了所有罕见的、没有被描述过的、在欧洲其他陈列室里找到的种类。每次我都会说明这些收藏的种类来源地。


略准好书推荐,每日精选优秀图书在线阅读,涵盖青春、文艺、人文、社科、经管、励志、亲子、两性、名著等多种品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