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春文学书籍详情

《不遇倾城不遇你(套装上下册 附赠品)》(圣妖)

青春文学

价格:36.40

编辑推荐

  此生美好的珍惜,就是你在我身边,让我纵容你,惯坏你,随你任性。谨以此书送给那些想要爱,正在爱,还有不顾一切已经付出的你。
  每个男人,或许桀骜不驯过,或许浪出了格,还没有回头,那是因为他还没有碰到过一个能拴住他心的女孩。本文从坚持、宠爱,追爱等几方面,讲述了一个温情中带着暖伤的精彩故事,绝对不容错过。
  作品是暖爱风格,人物个性鲜明,情节跌宕起伏,形象深刻的描写,能令人仿佛也走进了那个唯美浪漫的世界中,跟着男女主角真真切切地爱一场。
  网络连载时点击过亿,评论上万,目前网络还在连载中,无结局,粉丝无不翘首期待。

内容简介

  有一种男人,披着冷艳高贵的外皮横走,他既充满诱惑,却又是危险的,在外人面前,他就是这样无懈可击。
  可厉景呈却在见了荣浅第1面后,就开始给她刨了个深坑。
  有多深?
  荣浅也好奇,等她失足掉进那个坑里,她看到男人就站在边上,模样傲娇且带着得意,“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我拉你上来,一辈子跟着我,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二、继续蹲,使劲蹲,蹲到老为止。”
  荣浅一听,她要选了第二个,是不是就说明她脑子有问题?
  厉景呈拉住她伸过来的手时,说道,“荣浅,你需记着,在我手里,我会对你做到亘古未有地纵容,以后你的身边有我,以后,我归你所有。”

作者简介

  圣妖,文风细腻,情节跌宕扣人心弦,生动的描写令读者身临其境,写文恣意,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气势。已出版小说:《一念》。

精彩书评

  ★喜欢这样的厉兽,喜欢如此温馨的感情。感觉这本书的写作手法比较接地气。
  厉景呈对荣浅,一句你招招手一个眼神我就来接你了,任何女人恐怕也抵挡不了,那是有多爱?
    ——读者阿容
  
  ★他的一次出手相救,助她脱离险境,却欠下他一个人情。他们从此纠缠一生。
  厉景呈,南盛市的新贵,背景雄厚,实力非凡,他的出现,预示着南盛市将会迎来双雄争霸的全新局面。
  一年前,他救了她。
  一年后,他重遇她。
  是否说明,缘之一字,妙不可言?
    ——读者小A
  
  ★外人眼中狂妄桀骜、傲世群雄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渴望爱的平常人而已。
  无人完美,厉景呈也如此!
  每个人都是要在不完美中渐渐成长,勇于面对,承担责任,只愿日后更好。
  幸好,他的不停追逐,终于等到爱的回报。
  终于等到他的荣浅跟他说,厉景呈,以后我来爱你。
  有她这一句话,此生无憾矣,他定会以一生的时间去灌溉这份来之不易的真爱!
    ——读者有缘终会再见

目录

上册:
第一章:再遇黄金男
第二章:酒后被算计
第三章:和好不如初
第四章:迷离夜色浓
第五章:霍少弦大婚
第六章:做她的靠山
第七章:想要个孩子
第八章:隐婚的幸福
第九章:爱也分两种
第十章:只是太爱你
下册:
第一章:新来的儿子
第二章:叫一声妈妈
第三章:耍滑傲娇男
第四章:颂颂的身世
第五章:亲吻她的痛
第六章:神秘睡美男
第七章:回到他身边
第八章:倾城厉二少
第九章:我是你的药
第十章:白首不相离

精彩书摘

  第一章:再遇黄金男
  荣浅被虎背熊腰的两人腾空架起,穿过冰蓝色的走廊后来到VIP房间,她被推到里头时,厉景呈已经坐在了里面。
  门在身后砰地带起。
  荣浅抬起眼帘,看清楚房间里的一切后倒吸口冷气,目光最终落向床头,那儿摆着一块黄金号牌。
  荣浅紧张得不行,她正襟危坐,盯着阳台上的男人,“你救救我吧,我是被抓来的。”
  厉景呈单手拨开帘子,水晶的碰撞声响起,他右手执着酒杯走进来,走到荣浅对面,“怎么救?”
  荣浅故作轻松,“你替我付了赎金,只要五十万,到时候一定还你,我家随便一辆车都不止五十万。”
  “你怎么不说你就值五十万呢?”
  荣浅走上前一步,“你带我离开,我让我爸重金酬谢你。”
  厉景呈伸出食指,做了个嘘的动作,他朝门口角落的方向一指,“今晚的精彩他们要拿到手后才能放你走,这录像可是要在这儿存档的。”
  “这是犯法的。”
  “那你报警好了。”
  荣浅不想惹恼了他,她小心翼翼地走到男人跟前,“我长得很一般,凭你这条件,多的是美女对你投怀送抱,哪个不比我有风情啊?我们做个交易怎样?”
  “去,把你的脸洗干净。”厉景呈完全没将她的话听进去,“看了就倒胃口。”
  荣浅想跟他谈下去,只能照办。
  她先前为了避开厄运,嘴唇用唇膏画成了血盆大口,还用眉笔画上了八字须,两只熊猫眼占了半张脸,脸颊处更用眉笔点满圆点,这看在厉景呈眼里简直就是怪物。
  唇膏和眉笔是荣浅被强迫化妆时偷来的,利用升降台上去的时间,她把自己折腾成了这副鬼模样。
  荣浅随便用水抹了几把就出来了,脸上还有些地方没洗干净,但轮廓已经分明:两道眉毛细如柳,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樱桃小口,关键是那双眼睛,乌黑闪亮,别具味道。
  荣浅擦了擦脸颊上淌下来的水。
  厉景呈侧首望向她,唇角勾起,墙上的半边壁灯打出暧暧的灯光,将他精致绝美的五官衬托成一幅极致的画,“怕什么?”
  “你这样的人,不缺钱,也不会缺女人,你到底还缺什么?”
  厉景呈那犹如精心雕刻出的五官充满了迷人的魅力,“我就是缺一个像你这样的女人。”
  “我叫荣浅,是南盛市霍少弦的未婚妻。我是被抓来的,你只要能带我出去,他必定会重金酬谢……”
  霍少弦这个名字,只要熟悉南盛市的人都不会陌生,年纪轻轻便继承了霍氏集团,杀伐决断没有几个人及得上,最主要的是,他确实有个未婚妻,传言还是个被他捧在心尖的人物。
  “他要是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一切,还会要你吗?”
  荣浅未作犹豫,语气坚决,“会的。”
  厉景呈唇瓣轻扬,“为什么这么肯定?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干干净净?”
  “干净”二字犹如一根针扎在了荣浅身上,她本以为心里的伤疤已经愈合,但它总会在她毫无准备的时候无情裂开。
  “因为,我被人糟蹋过,在一个连霍少弦都舍不得碰我的年纪,所以我敢肯定,就算知道了这一切,他还是会要我。”
  厉景呈望向荣浅,眉目间暗藏吃惊,她看着年纪很小,清清纯纯的样子,眼神也很纯粹,他猜不出她究竟讲的是真话,还是为了脱身而找的借口,但她的话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一场不入流的游戏,也是他唯一一次对女人用强……
  他的心颤了一下。
  厉景呈回神,做了可能是这辈子唯一一件善事,“你要是不愿意,我不勉强。”
  “我不愿意。”
  男人笑了笑,“但我凭什么帮你?”
  “说说你的条件。”
  “就像你说的,我不缺钱,也不缺女人,如果有一天我让你还今天的人情,你别忘记就好。”
  这种空口许诺的话谁不会说?
  荣浅立马答应,“能,我保证。”她语气急迫,恨不得举起双手双脚发誓。
  荣浅低着头,被挟裹在厉景呈怀里,男人很高,一件大衣遮至荣浅的腿肚以下。
  在门口,两名保镖将他们拦下,“厉少,东侯宫的规矩,现在还不能离开。”
  厉景呈手掌按向荣浅的脑袋,“录影带我明儿一早会让人送过来,况且她的赎金我已经给了,你们要坚持,就把我东侯金钻VIP的会员销了吧。”
  两名保镖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放了行。
  除了霍少弦,荣浅还是头一次跟别的男人这样亲近,她屏息凝神,“你离我远点。”
  “别不识相,我这是为你好。”
  荣浅想着这会儿还在别人的地盘上,便不再说话。
  泊车小弟将厉景呈的车开过来,男人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将她塞了进去。
  宝蓝色的跑车缓缓驶出去,荣浅的目光定在后视镜上,“这儿还在南盛市的范围内吗?”
  “在。”
  荣浅别回视线,看到厉景呈落在她腿侧的目光,忙将他的大衣拉拢,“别以为我会怕,上学时我也喝过酒,打过架。”
  “你不是豪门千金吗,还做这些?”厉景呈忽然伸出手在她膝上拍了下,“也是,你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敢自黑的?”
  “那是那些人给我安上的,我不是什么豪门千金。”
  一列车队迎面而来,为首的黄色法拉利飞速而过,荣浅挺起上半身,“等等,停车!”
  厉景呈将车停在路边。
  她推了下车门,“让我下去。”
  “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吗?”
  “记得,我一定不会忘记。”荣浅伸出手,做了个发誓的动作。
  厉景呈打开车门锁,她迅速推开门,踩着足有七八厘米的高跟鞋朝东侯宫的方向而去,。霍少弦的车她不会认错,那个颜色还是她特意选的。
  荣浅跑得腿都要断掉了,她赶到时,正好看到霍少弦在东侯宫门口下了车,侧了身吩咐旁边的人什么话,绚烂夺目的顶头灯光流泻在颀长的身子上,让他俊逸的五官带上了一种迷离的高贵。上流社会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嫁人当嫁霍少弦,。不止不只因为他家世显赫,还因为他长相出众,小报杂志甚至给他冠过“南盛市第一美男”的称号。
  霍少弦听到脚步声才要回头,结实的腰身便被冲过来的荣浅用力抱住了。
  男人往前冲了半步,清冷的面上难抑惊喜,他扣住荣浅的一只手臂将她拉到跟前,“浅小二。”
  荣浅冻得嘴唇发紫,哆嗦着喊了句,:“少弦。”
  他的目光落到她光裸的颈间,“项链呢?”
  “被他们摘掉了。”
  霍少弦一把将她肩头的外套扯掉后甩开,然后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衣给她裹上,“怕不怕?”
  “还好,我知道你很快就会来的。”
  多年前那件事发生后,霍少弦就送了她一条带有跟踪器的项链。
  他有力的手臂环住荣浅的肩膀,从旁边车队下来的上百人规规矩矩地守在他们身后,霍少弦侧过身,冲边上的男人吩咐了一句,:“砸了。”
  “是。”
  荣浅伸手拽住他的衣角,“少弦,我们还是报警吧。”
  “不用,这是最快的解决办法。”
  “但,这里面恐怕还牵涉到黑势力。”
  霍少弦搂住她朝跑车走去,“不怕。”
  荣浅回头看了眼正往里冲的人群,挨着霍少弦向前走,唇角浅勾,“好,砸了。”
  黄色的法拉利张扬地离开,自始至终,霍少弦的唇角都绷得很紧。谁都知道,霍少弦只爱一个荣浅,十四年来,他们习惯了彼此的存在,他为她遮风挡雨,为她拒绝了所有蓄意接近自己的女人。
  从懵懂的少年到能独当一面的潇洒霍少,他陪着她长大,也见证了她被不知名的男人毁去少女纯真的残忍一幕。
  两辆豪车交错而过,两双同样犀利的冷眸甚至来不及对上。厉景呈夹着烟的手指伸出车窗外,一个优雅弹开的姿势后,绝尘而去。
  ……

略准好书推荐,每日精选优秀图书在线阅读,涵盖青春、文艺、人文、社科、经管、励志、亲子、两性、名著等多种品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