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青春文学书籍详情

《雪中悍刀行17 落子太安城》(烽火戏诸侯)

青春文学

价格:23.20

编辑推荐

1、第yi本完美收官之作,绝对珍藏!

2、更优质的排版、更舒服的字体、带你领略非一般的东方玄幻世界。

3、精美海报+Q版人物志明信片+书签+美插。超值典藏!

4、魔窟北凉的草包世子徐凤年兀自觉醒,逐渐成熟,踏上了逆袭之路。他一刀将江湖捅了个透!妖刀烽火颠覆传统用鬼斧般的文字创造了一个奇特而神秘的世界。这里有牵瘦马缺门牙见着歹人跑得比主子还快却是传说中的高手的老黄,有整日摇摇晃晃不求道却能一剑开天门,倒骑青牛的年轻道士,有刚出世便跌入武评第八,一声剑响成了陆地神仙敢叫天下第二劈海相送的断臂抠脚的老剑神,还有骑熊猫扛向日葵不太冷的少女杀手……


内容简介

道门真人飞天入地,千里取人首级;佛家菩萨低眉怒目,抬手可撼昆仑;谁又言书生无意气,一怒敢叫天子露戚容。踏江踏湖踏歌,我有一剑仙人跪;提刀提剑提酒,三十万铁骑征天。

南疆第yi人王铜山,因何被凉王徐凤年闯营击杀死不瞑目?

西楚复国大好局面,为何竟一败涂地以至于新朝土崩瓦解?

只身南渡广陵江,徐凤年与蜀王陈芝豹一战如何惊天动地?

天上人间原来一般无二,诸神诸仙之间又有怎样你争我夺?

徐凤年唯yi厌胜之人,竟是无上仙尊摆于人间之牵线木偶?

曹长卿何以解开心结,落子太安城又将引起怎样天地异象?

庙堂江湖,从不缺将相风流、侠肝义胆;天上人间,原一般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看尽花开花落,阅遍悲欢离合,心结既解,世间于我已无憾。且看我落子太安城,为你最后下局棋!

作者简介

2005年底烽火开始在起点中文网发文,后一直以挖“坑”不填而广受读者抱怨,因此被称为“大内太监总管”。 代表作《陈二狗的妖孽人生》《ji品公子》《天神下凡》等

其作品订阅极高、口碑极好,但是他毅然太监,绝不“出宫”。更新速度犹如龟爬,马甲众多!其马甲有:婆娑世界教主、八部浮屠。

2010年4月,烽火转战纵横中文网。如今,他毅然“出宫”,更是执着一把悍刀,带着第yi本完美收官之作征这出版之道!试问,八百白袍,今安在?


精彩书评

一句我为中原百姓守国门震慑国子监万千伪儒,世人总有猜疑,总有不解,但是世子从徐骁那继承下来的珍贵的东西不是三十万铁骑,而是一颗“魔头”人屠的良心,不管别人讲不讲理,我就要同天下,同世道,同命运讲一讲道理。这是为人底线,更是激励一个人,一个家向前走下去的支柱。这样一支柱支撑起的世子在揭秘了大秦皇帝,真武转世之后竟也隐隐有了逐北吞南的大千气象,在天地间竖起轰然天柱。

——zl85200000


黄三甲一生所求不过为苍生立规矩,为百姓谋生路。使君王不敢轻民,使武将永止刀兵,使文吏兢兢业业,使三教再无天人,更使那江湖风平浪静。尽管这半点不壮丽恢弘,即使这琐碎得惹人厌烦,可是,这就是万万千千黎庶渴望的——太平自安。

为天下立规矩。壮哉!黄三甲。

——与君同


剑,“百兵之君”。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剑,有剑的地方就有剑客。剑走江湖、行侠仗义,剑客,可以豪迈如荆轲,一去不复还,风萧萧兮易水寒,可清高如李太白,十步杀一人,一剑光耀九州寒。但无论是怎样的剑客,zui开始都只是怀抱木剑的稚童,怀有单纯的梦想。在《雪中悍刀行》的故事里就有一个气质与剑客不怎么搭边的“游侠”,背着自己心爱的木剑,一进一出江湖,有着着自己对剑的理解,有着自己和剑的故事。看着他也许我们能找到自己儿时调皮捣蛋追逐着的“江湖”。

——糖卫


目录

第一章  下马嵬脂粉氤氲,徐凤年离京北还

当徐凤年出现在门口见吴起的时候,所有窗户几乎同时探出那一颗颗簪花别钗饱含心机的脑袋,全部两眼放光。

第二章  两谋士论政北凉,徐凤年前往新城

老人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什么话来打击这个臭小子,有本事当上天下第一?这家伙没死在王仙芝手上,与拓跋菩萨转战千里,太安城内更是一人战两人。

第三章  徐北枳大发怨气,曹长卿放下心结

那一日,太安城外,有西楚曹长卿,一人攻城。

第四章  谢家郎芝兰玉树,入幕宾相谈甚欢

“谢西陲,我以前很怕等不到你,但从今天起,我不怕等不到你了,因为我不怕做谢家的寡妇。”

第五章  议事堂剑拔弩张,徐凤年决意南下

那一刻,徐凤年不论是与拓跋菩萨转战千里,还是下马嵬一人战两人,或者是钦天监杀人,这一生从未如此豪气,只见年轻藩王大袖一挥,率先坐在那张椅子上,朗声道:“坐!”

第六章  谢观应武帝收徒,大雪龙兵发广陵

祥符三年春,大雪龙骑如潮水一涌而过,兵力将近四万的两淮精锐溃不成军。

马蹄阵阵,中原震动。

第七章  老方丈诘问凉王,蔡节度瞒天过海

纳兰右慈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捻动垂下耳老和尚低头喃喃道:“疯了,疯了……”

第八章  吕丹田飞剑寻衅,徐凤年南渡示威

这一日的广陵大江,上下百余里的浩淼江面,如有两尊天庭巨人举锤击水,天昏地暗。

后世有野史记载,广陵江这一日海水倒灌。

第九章  王铜山被杀军营,徐凤年闯宫西楚

王铜山竭力吼道:“狗日的,那你倒是杀我啊!”

徐凤年突然眯眼笑道:“老子这不是耐心等着你用断戟挑我脚筋嘛。”

第十章  新楚朝土崩瓦解,徐凤年神游仙界

龙袍中年人一挥袖,街旁那人消失不见,然后抬头怒道:“真武大帝!”

嗓音如雷,在高楼中传出:“不服?要不咱俩脱了这身皮,找个清静地儿干一架?!”

第十一章  曹长卿小镇酌酒,小泥人终归北凉

这个男人缓缓走出举风镇后,摘下行囊,取出两只棋盒。

且容我曹长卿,为你最后下局棋。

第十二章  曹长卿落子太安,楚霸王谢幕江湖

曹长卿的五指开始消散,然后是手臂、身躯……

黑白棋子也皆烟消云散。

最终太安城外再不见那一袭青衫。

番外篇  小镇有个店小二

那位异常年轻却登顶江湖的权势藩王,亲口说那一剑,是跟一个叫温华的中原剑士学的。

精彩书摘

第一章下马嵬脂粉氤氲徐凤年离京北还


下马嵬驿馆外出现一位相貌清逸的中年男子,已然被前些日子的大动静害得风声鹤唳的驿丞看着这个让自己感觉古怪的家伙,听他自称吴起,还说只要跟北凉王通报一声就能入内。驿丞观其卓尔不群的气度,不敢怠慢,不过驿丞还没有见着王爷,就被那名充当马夫的徐姓男子在小院门口拦下,然后两人一同走回驿馆大门。徐偃兵和吴起分别站在门内门外,后者笑道:“好久不见。”


徐偃兵没有让路的意思,眼神冷漠道:“既然在北莽没有露面,这个时候来认亲,是不是晚了?怎么,嫌弃在西蜀做将军不过瘾?”


吴起哈哈笑道:“刘偃兵……哦,不对,听说你被我姐夫赐姓徐了,如今该喊你徐偃兵才对。不管我是在北莽还是西蜀,一个亲舅舅登门拜访外甥,你也要拦着?”


徐偃兵冷笑道:“你想死的话,我不拦着。”


吴起抽了抽鼻子,“好大的气性,不愧是跟蜀王不分胜负的武道大宗师,不用打死我,我吓都快吓死了。”


突然,这个自称北凉王亲舅舅的家伙扯开嗓子喊道:“外甥……”


砰然一声巨响,吴起从下马嵬驿馆门口倒滑出去十几丈。


徐偃兵缓缓收回脚不说,还在门槛上蹭了蹭脚底板,好像嫌脏了靴子。


身体后仰却没有倒地的吴起站直后,擦了擦嘴角血迹,没有恼羞成怒,继续走到大门口,这个时候,换了一身洁净衣衫的徐凤年已经来到门口,徐偃兵让开了位置。


吴起收敛起那副玩世不恭的神色,也没了硬闯驿馆的想法,就站在门槛外,“我吴起这辈子没想到四件事:我姐嫁给徐骁,徐骁不反了离阳,你守住了北凉,最后还能活着从钦天监离开。”


徐凤年神情复杂,“不进来坐坐,喝杯茶?”


吴起摇头道:“不了,我做事无论对错,都不后悔,既然当年在北莽没有现身见你这个外甥,那今天就没了进门的资格,一报还一报。”


徐凤年问道:“那就是有事?”


吴起还是摇头,“就是来跟你说一声,你那趟北莽没有白走,李义山的有些布置,已经开始闻风而动了,不过提醒你一句,即便如此,你也别奢望他们能如何雪中送炭,甚至最好连锦上添花的想法都省了,北莽太平令未必不会警觉此事,小心黄雀在后。”


徐凤年点头道:“知道了。”


吴起咧嘴笑道:“以后如果真有在战场上刀剑相向的一天,陈芝豹不会手下留情,我也是如此。希望你也能如此。”


徐凤年道:“没有问题。”


吴起才要说话,就听见这个亲外甥很“善解人意”地提醒道:“想吐血就先吐会儿。”


吴起顿时脸色发黑,冷哼一声,捂着胸口转身离去。


徐偃兵瞥了眼那个背影,忍住笑意,轻声道:“我那一脚可不重。”


徐凤年嗯了一声,“所以我才这么说的。”


徐偃兵无言以对。


那句话,好像比自己那一脚要重得多啊。


徐偃兵突然转头望去,徐凤年无奈道:“算了。”


原本不远处已经跃跃欲试的朱袍女子和某位少女这才作罢。


徐偃兵笑道:“那我找酒喝去了,驿馆里竟然连一壶绿蚁酒都没有,也太不像话了。”


说完徐偃兵就走向街上的一栋酒楼。


不同于昨日下马嵬驿馆挤满了男子居多的达官显贵和江湖豪杰,今天酒楼客栈茶肆的座位,几乎清一色全是女子!有妙龄女子,有丰腴妇人,甚至还有许多身子正值抽条的少女!当徐凤年出现在门口见吴起的时候,所有窗户几乎同时探出那一颗颗簪花别钗饱含心机的脑袋,全部两眼放光。有含蓄的含情脉脉,有大胆的目送秋波,有怯生生的欲语还休且羞,更有不知羞臊的豪放女子,大声喊着北凉王的名字。


徐偃兵这还没有走入酒楼,头顶就飘起了不计其数的帕巾、团扇、香囊……好大一阵香雨。那些莺莺燕燕都说着类似“劳烦这位北凉壮士将小扇交给王爷”的言语,更有多个女子跑出屋子,也不敢接近徐偃兵,反正将手中信笺往后者身上一丢就转身逃跑。半步武圣的徐偃兵都扛不住这种恐怖阵仗。


街道两侧的楼上楼下都是软糯言语的窃窃私语。


“看吧看吧,早就跟你说了,我的徐公子是天底下最英俊的男子,你还不信!这下发痴了吧!”


“啊呀,要是王爷能够走出驿馆大门再走近些,听他说几句话,便是死也值了。”


“咱们太安城那些俊公子,加在一起都比我的徐哥哥差多了,不行了不行了,实在太玉树临风了,远远看着便醉了!”


“可惜昨天没能溜出来,要不然就能见着这位王爷的英姿了,肩膀借我靠一下,我要哭一会儿……”


“我决定了,这辈子非徐公子不嫁,嗯,实在不行,做通房丫鬟也行啊。”


徐偃兵拍掉肩膀上的一只香囊,果断转身走回下马嵬驿馆,想着是不是让王爷早点离开太安城。这京城的娘们儿,是不是太厉害了点?


徐凤年已经带着贾家嘉和徐婴返回院子。


一袭紫衣不请自来地躺在檐下的藤椅上,闭目养神。


徐凤年也搬来一把藤椅,摘掉帏帽的朱袍女子蹲在徐凤年身边,呵呵姑娘坐在台阶上,不知道从哪里又变出一张葱油饼,一口一口啃着。


徐凤年躺在椅子上,轻声问道:“怎么还没回徽山?”轩辕青锋没有说话。


徐凤年睁着眼睛,望着屋檐。


那年进京,也是在下马嵬驿馆,在这个院子的藤椅上,徐凤年跟这个疯娘们儿聊了有关雪人和理想的题外话。也是那一次,那个挎木剑的笨蛋离开了江湖。


轩辕青锋没有睁眼,冷淡问道:“这么多年来,你是可怜我,还是可怜你自己?”


徐凤年笑道:“都有吧。”


轩辕青锋陷入沉默。


徐凤年说道:“昨天你帮我压下祁嘉节的剑气,谢了。”


轩辕青锋冷冰冰道:“你欠我一个天下第一。”



略准好书推荐,每日精选优秀图书在线阅读,涵盖青春、文艺、人文、社科、经管、励志、亲子、两性、名著等多种品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