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传记书籍详情

《李清照传:人世阴晴难定,我亦风华绝代 宋词鉴赏 唐诗宋词 传记 人物传记 苏轼 辛弃疾》

传记

价格:48.00


编辑推荐

1. 《李清照传:人世阴晴难定,我亦风华绝代》, 以美文写传记,集人物传奇与诗词鉴赏于一体。

2. “李清照”,千年前的网红,千年后的流量。现代女性所崇尚的价值观,她在千年前就做到了。她有旷世的婉约才情,写尽闺阁女儿态;她有铁血的豪放风骨,喊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她的爱情“并非没你不行,而是有你更好”,她的婚姻“琴瑟和谐,愿为君洗手作羹汤”,再婚被骗“宁可坐牢离婚也绝不妥协”,轰动朝廷内外。

3. 《李清照传:人世阴晴难定,我亦风华绝代》是目前市面上WEI YI的李清照精装本传记!封面精致、环衬华丽,版式清新,文字细腻,值得收藏。

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集人物传奇和精美诗词于一体的独特传记。作者以细腻唯美的笔触、用详尽准确的资料、选经典传诵的诗词,直切人物内心,展现出千古才女李清照的传奇一生。这个如烟花般绚烂的女子,生于乱世,经历流离,却以敏捷的才女之思和超然的胸襟见识,写出一首首千古传诵的不朽诗词。

作者简介

林希美,作家、编剧、自媒体人。自幼喜爱中国传统文化,擅长写文艺女性人物传记。文笔细腻,语言优美,文字画面感极强,读者极易有代入感。

目录

D一章 婉约才女零落人间

落入书香世家 / 002 少女怀诗 / 007 远赴京城 / 011 世间有君赵明诚 / 017 倚门回首嗅青梅 / 023 生命皆因果 / 028

第二章 沧桑道不尽

芝芙草拔 / 034 自是花中D一流 / 039 思君不见君 / 045 锦瑟年华谁与度 / 050 相知里的似水流年 / 055

第三章 人生风雨谁与共

识者哀之 / 060 吹梦成霜 / 066 归乡 / 071 多少事,欲说还休 / 077 道不尽的孤独 / 083 结束汴京岁月 / 089

第四章 清苦岁月,至味清欢

赌书消得泼茶香 / 096 安心著词论 / 101 旧愁添新愁 / 108 万千心事难寄 / 113 终是辜负 / 118

第五章 往事不堪回首

江山不在 / 124 返青理家 / 129 来到江宁 / 135 可怜春似人将老 / 140 无人比我更忧伤 / 146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 151

第六章 转身即天涯

天人永隔 / 158 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 163 玉壶颁金 / 169 只恨生逢乱世 / 174 春残何事苦思乡 / 181

第七章 春日笔下画悲凉

病中嫁人 / 188 绝望离异 / 194 欲将血泪寄山河 / 199 帝心怜赤子,天意念苍生 / 204 避难金华 / 210

第八章 春蚕到死“思”无尽

特地通宵过钓台 / 216 他乡遇故知 / 222 得似旧时那 / 228 人生了无痕 / 234

后 记 / 239

参考书目 / 243

精彩书摘

倚门回首嗅青梅

……那日,阳光正暖,杨柳飞花,李清照在院子里独自荡着秋千。她坐在横板上,轻轻摇晃,几许闲愁,扰得她心烦意乱。大约是有了气,也或者是调皮,突然间,秋千横板腾空而起,李清照越荡越高。如荑纤手紧紧抓着绳索,加之剧烈运动,她的汗水湿透了衣衫,像柔弱娇嫩的花枝上沾了露珠。

她荡得累了,停下来休息,按着起伏的胸脯,娇喘吁吁。她还来不及将手洗净,蓦然间,有人走进院子,细看正是那位让她茶饭不思的少年。赵明诚这位不速之客,让李清照慌了神,她衣冠不整,汗湿罗衣,如此狼狈的样子怎能被他看到?李清照慌忙跑开,鞋子掉了,发髻上的金钗也掉落了下来。她藏到门边,偷看来客,谁知那少年也正望着她。她含羞一笑,只好假装去嗅门边青梅,好掩饰她对他的倾慕之情。后来,她将这场景写了一首词,叫《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她在躲,他又何尝不躲?四目相对,他也慌了神。那一闪而过的眼神,李清照不能确定他喜欢她。那晚,她久久不能入眠,枕着月光,思忖着她的锦囊妙计。……

自是花中D一流

晴光雨日,悲喜聚离,花草鸟木,无一不能写成一阕古词。而“花事”,在古代诗词中,几乎是诗词人必写的素材。惜花伤春,承载着诗词人的思想寄托,为花慨叹惋惜,又表达了诗词人的伤春情绪。李清照,离不开宋词;宋词,又离不开花。李清照笔下的花,满是心事,其中酸甜苦辣,个中滋味,怕是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宋词,伴随了李清照一生。她能诗能词,留存于世的作品却并不多。其中那首《如梦令》,很是广为人知。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昨夜的李清照,又喝了酒。伴着窗外的雨声、风声,她喝得半醉,借着酒力沉沉睡去。一觉醒来,才想起昨夜下了雨,刮了风,不禁担心起院中的海棠来。她不忍看那满地残红,只能询问卷帘人,她说,海棠依旧。是吗?是吗?她还是不忍去看,怕是残红狼藉,绿肥红瘦了吧。

她惜花、爱花,海棠经历风雨,也要为花而悲,为花而痛。青春易逝,红颜易老,人生又能经历几多风雨?一次,一次也就败落了。海棠花落,来年再开,人生落幕,几时再来?

知否,知否,应是伤春悲秋。

多少事,欲说还休

夜凉如水,草木静寂,是个喝茶赏月的好日子。可再好的日子,因着思念,多了些许冰凉,些许神伤。人生一世,如白驹过隙,可这夜总是无比漫长,长到不知不觉睡去,梦里也尽是忧伤。

那日,李清照为清泉取名为“漱玉”,第二日,便给赵明诚写了一封信。她做不到隐士般坦然自在,也做不到完全放下。那是一年一度的重阳节,她把信写好交给父亲。在汴京秋菊开放时,赵明诚收到了李清照的来信。打开一看,竟是一首重阳词,名为《醉花阴·重阳》: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佳节又重阳,却总也开心不起来。她不知道这样的相思要到何时何日才能结束,只能一个人哀伤,承受着相思之苦。

岂知黑夜漫长,白日也不短,像过不完似的。她什么也不想做,不读书,不喝茶,不品诗作画,只是一个人,慵懒地待在房间里。金色的兽形香炉中,焚了瑞脑香,烟雾缭绕,丝丝缕缕,似薄雾又似愁云,她就这样看着,只觉得这烟雾又似她的柔肠,心中哀伤不知不觉更重了。

夜晚,她躺在纱帐里,枕着玉枕,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她静数着时光,怎么也等不到天亮,越熬心越凉,真是寂寞难耐。好不容易熬过一夜,可等到白日又能做什么?还不是苦等黑夜。那日黄昏后,东篱下,她一人赏菊,一人饮酒。她想起那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为什么陶渊明可以把隐逸的生活过得如此有味,而她只能无尽惆怅。

篱笆旁,暗香涌动,盈满衣袖,似她心中这万般哀愁,隐隐的,却撑满整颗心。此情此景,难道不销魂?忽地吹来西风,卷起了珠帘,身后的菊花被吹落了,吹散了。她更悲伤了,只能苦笑自己,她比那黄色的菊花瓣还消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说清了她的处境。她新婚不久,正是应时而开的“黄花”,她含苞待放,娇艳欲滴,有“暗香盈袖”。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赵明诚被罢官后,江宁再不能待下去了。三月,他们离开江宁,先是乘船至芜湖,进入姑孰,打算在赣水一带择居安家。当他们行至芜湖时,船只经过乌江县,李清照触景生情,想起在青州兵变后,她作的一首名为《夏日绝句》的诗: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人杰”是刘邦称赞张良、萧何和韩信的话,在《史记·高祖本纪》中记载道:“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鬼雄”则出自《楚辞·九歌·国殇》中的“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在李清照看来,人生在世,应活得如同张良、萧何和韩信一般,做一个治国平天下的豪杰,死后则应成为像屈原所歌颂的为国捐躯的鬼魂中的枭雄。这时,她又想起项羽来,他在生死关头,不肯过江苟安,理应算得上盖世英雄。……

前言/序言

人比黄花瘦,情比时光长

流年陈旧,世景浩荡,唯文字,善解人意。读一段文字,翻一本书,饮一杯茶,什么都安静了。

也有人,不甘于寂寞,偏要听一段筝曲,于是,一首《月满西楼》缓缓入耳。那淙淙筝曲,在诉说着什么呢?仔细聆听,像是在说一段关于相思的故事。

不甘心,还是不甘心。所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定要将她寻来,好好听她说一说这段千年往事。

她出身名门世家,自幼饱读诗书,五六岁时便随父母迁居汴梁。她多才多艺,爱游山玩水,弹琴下棋,她有时还划着小舟,误入藕花深处,于是说:“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蓦然间,她长大了,嫁了一位如意郎君。他们赌书泼茶,趣味相投,典当衣物收集古董书画,在尘世里过着曼妙的幸福时光。

她素手执笔,写花草烟雨,写春夏秋冬,后来她因党争被迫回到故乡,才哀怨地写下一段段“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等相思之语。

那时,她只愿他能“云中谁寄锦书来”,等来等去,只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她所处的年代,恰逢宋朝江山更替,人世动荡难安。当山河不可逆转,她的命运也注定漂泊无根。在此期间,她的夫君赵明诚殁于赴任途中,留下她一人在乱世中游荡。如同浮萍,不知道该漂向何处。

她只能继续,南渡,南渡。在那样的岁月里,她每回都要眺望北方,渴望回到故里。她说:“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她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在荒凉人世,无枝可依。为了纪念夫君,她继续赵明诚生前未完成的《金石录》整理工作。好像只有投身于碑画世界,才能忘记身处乱世。

终于,她等来朝廷派官员前往金国探望宋徽宗和宋钦宗的机会。他们不畏艰险,不惧生死,令她十分感动。她大笔一挥,写下一首数百言的诗句,最后她说:“子孙南渡今几年,飘零遂与流人伍。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抔土。”

为了家国天下,如若可以,她愿将热血洒于这片土地。

世人都以为她是婉约女子。事实上,她是写了太多婉约词,而那些豪言壮语却被人忽视了。

晚年,她思念赵明诚,思念故乡。对夫君的情,对国家的情,她至死都不会忘。

后来,她变得沉默不语,不再哀愁。她的酒里、茶里,尽是平静。当山河不可逆转,岁月不可回流,她悲叹能如何,泪雨湿衣襟又能如何?

老了,就看淡了。她不笑,亦不哭,只愿这笑着的世人,能清醒些;那痛苦的人,又能洒脱些。

终于,她老在了文字世界里。在人比黄花瘦,一种相思,两处闲愁里,她变得遥远,声音也渐渐模糊。

慢慢地,听不到她在诉说了。她的故事太长,整整七十多年,这一言两语又如何说得清,讲得完?但是,在她心里,那过去的事越来越清晰,想忘记都不能。

既然寻到了她,就要听她将这七十多年的故事慢慢讲完,就着刚煮好的茶,刚烫好的酒,管它白天黑夜,只想静心聆听。

她说,我是李清照,他们都叫我“一代词女”。

她说,我只是一个老妇,要不教你辞章之学吧。

可是,我更想听故事啊!

她只答:这人生,怎一个愁字了得?



略准好书推荐,每日精选优秀图书在线阅读,涵盖青春、文艺、人文、社科、经管、励志、亲子、两性、名著等多种品类。